一颗皮蛋蘸酱油

不会写甜文的傻子,很花心,爱坑

瞎写

想想距离写第一篇101同人文貌似也有四个月了!我的妈!!感触超级多!!感慨特别深了!!

首先,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写男男……之前有喜欢过福华,但是没有写文的想法……一直磕的并且自己也有在写的都是bg,也尝试过gl……感觉bg/bl/gl的写法差距还是挺大的哎!(其实并不太明白写法,更多都是跟着感觉走)但是写作的乐趣不就在这里嘛,把自己代入某种感情然后展开想象,再把故事写出来,不同的人,不同的性格,不一样的情愫,有热恋的甜蜜,有暗恋的苦涩,有求而不得的沉闷疯狂,还有很多很多,都想写,都想尝试。

除此之外写文还是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小愿望,说白了就是在别人看来的脑洞过大,或者想太多,可以把它们都变成真的。是真的,也不是真的。

有时候人物的设定会参考身边人的性格,包括他们的经历、家庭、人物关系,挺好玩儿的,尽管我知道这更应该用在写原创而不是同人文,会容易ooc,但你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文章也充满了魅力哇。就好像平行世界的他们,也有各自的故事,不一样的性格或许结局能不那么遗憾,又或许会更刻骨铭心。

说起这个,就想起青春疼痛文学。我以前总开玩笑说自己是青春疼痛小说狂热爱好者,怎么虐怎么来,但是每次写文也隐隐有感觉,好像还真是写虐的设定比较顺手。有毒。并且经过老九认证hhh

在101文圈里很开心认识了俩基友 @入江橘子  @谢西九 ,还有好多小伙伴。其实觉得喜欢写作的人都有共同的特质,就是想法比较多吧,有自己专属的精神世界(有没有错句?)。但也有合得来合不来的,可能我过于敏感,甚至有时通过文章能感觉出作者的气质。反正我挺难弄的,原则比较强,看文很挑,闷骚也不擅长勾搭,文笔小学生也不好意思勾搭……当然,也有碰壁过。比如鼓起勇气勾搭别人,连微信QQ都加了,最后对方总是爱理不理的那种(记仇)。也出现过发现很喜欢的写手有做出自己不能容忍的行为,一度怀疑自己审美出错。

……然而可爱温柔的人我没啥抗拒力就是了。并且还是可爱的人更多哇~最开始在lof上发文,每天登进来就希望有好多好多喜欢,和好多好多评论能够愉快地互动,后来有一段时间因为这个失去了初心(嘿嘿),现在想想还是要先追求把故事写好,不能太在意别的,当然要谦虚听别人的想法,然后继续努力~

接下去就是希望自己在文笔和写法上能有所进步,然后慢慢填坑!!!脑洞型选手可以编出好故事,但是也得写出来呀!(最近看了一篇对新人写手的建议,特别好)

谢谢你看到这里,还有能喜欢我的文章,包容我的碎碎念❤

海深深蓝【丹邕】

●海豹饲养员邕圣祐×高三学生丹尼尔
●主线丹邕,副线没想好!

海深深蓝

Chapter 1
邕圣祐端正地坐在湿漉漉的塑料椅子上,眉目满是笑意,盯着尹智圣把手伸进腰间别着的银色小铁罐,又看他扔出的那条小鱼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的抛物线,最后落入海豹柚柚大张的嘴里。

因为柚柚精彩的顶球表演,观众席上再次爆发出雷鸣般响亮的掌声,邕圣祐也不例外,今天的他也是观众中的一员,只不过坐在后台,更像是窥视舞台,而不是正对着舞台欣赏表演。

就在那一瞬间,邕圣祐看到柚柚把头探出水面,冲他咧开嘴笑。他心领神会,那是它为自己感到骄傲的表现,随后他也回之一笑,毫不吝啬地竖起大拇指。

柚柚,这是你和我的专属暗号呢。

不算刺眼的阳光穿过云层照进泳池里,几缕明亮又温暖的光线打在柚柚身上,邕圣祐可以清楚地看到柚柚圆滚滚的脑袋,它乌黑闪亮的大眼睛咕噜噜地打转,胡须上还沾着水珠,随后调皮地一头扎进水里扭动它优美的身姿绕整个池子游动。

整场表演就以柚柚的花样潜水完美收官。邕圣祐站起身垫脚跳了跳,甩去紧身泳衣上残留的水,欣慰地看着柚柚,又抬头望向天空。

今天的天气很好,釜山已经连续下了一个礼拜的雨,阴沉沉的不似秋天,倒有几分春雨绵绵的样子。邕圣祐承认,在这种情况下,他有点怀念首尔。首尔街道上一排排的银杏树在这时候会变成金黄色,片片落叶随风舞动,秋意浓浓,邕圣祐可以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发呆一整天。如果风开始变得些许萧瑟,他会紧紧裹着长得可以拖到地上的卡其色风衣,实在太冷,就小跑去距离最近的咖啡店里点一杯热乎乎的焦糖玛奇朵,再叫一份华夫饼,依旧是坐在窗边观察来来往往的行人。

那感觉很棒,好像这个世界里只有你一个人,这个庞大的宇宙里其他人都是和你漠不相关的行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属轨道,没有交集。

邕圣祐在某次尹智圣找他闲聊八卦时曾对他提起过。 尹智圣丝毫不掩饰他的惊讶,好像下巴都快脱臼的程度,小心翼翼地回问这就是你的日常爱好吗?

邕圣祐认真地点点头,下一秒却低头扒着碗里还没吃完的饭。他心里觉着尹智圣是个善良温暖的前辈,要不然也不会邀请他去家里吃晚饭,但这不代表着前辈就能理解他一切想法,就必须接受他有点异于常人的举止。

可是他明白,不可以让前辈担心,得多多展现出开朗明亮的样子,就像尹智圣一样,每次坐在后台里,光是看他和海豹海狮的互动,邕圣祐都可以开心好久好久。

“圣祐啊,辛苦你了,接下去的拍照阶段就交给你咯。”尹智圣把腰间左侧小桶里最后一条小青鱼随意地扔向池里,头也不回,邕圣祐发誓,柚柚一定可以做到第一时间找到小鱼在哪里,毕竟它这吃货可不会放过任意一个进食的机会。

“今天柚柚特别配合我,等下我去后面再拿一桶青鱼,就当做给它的奖励吧!”尹智圣也随邕圣祐的视线回头,然后把手搭在邕圣祐的肩上,“那和以往一样,辛苦你啦!”

“哪有哪有,前辈才辛苦了,快去冲个澡下班吧!”邕圣祐弯下腰拿起一颗红白相间的皮球,目视尹智圣走进工作人员通道后,这才轻快地吹了声口哨,慢慢悠悠地往池子边上走去。

柚柚听见熟悉的声音,早就游到了岸边,把头搁在泳池边缘,湿漉漉的大眼睛一刻也不离开邕圣祐,紧紧凝视着他。

然而邕圣祐差点忘了接下来的正事。他快速地往观众席那边扫视,果然,和往常一样,大家基本上都走光了,没有人想要和海豹合影。

邕圣祐不禁叹了口气,最近经济的确不景气,原本一天四场表演被缩水成了两场,更别提要收费的合照环节了。他撇撇嘴,眉头轻蹙,对柚柚说:“怎么办呀柚柚,都没有人想和你合照诶。”

柚柚歪了歪脑袋,没听懂这句话,水汪汪的大眼睛里依旧写着我只想和你玩这句话。

邕圣祐蹲下身去亲了亲柚柚充斥着鱼腥气的嘴,装作嫌弃的样子转过身子,又轻柔地抚摸它的小脑袋,慢慢扬起了嘴角。

先把生意工资的事扔一边,柚柚在等我呢。

可正当他想要跃入水中和柚柚一起嬉戏,他听见一个不算很响亮的男声。

“那个……请问你是工作人员吗?”

邕圣祐慌慌张张地直起身,下意识整了整脖子上挂着的口哨,咬起嘴唇,双手背在身后,恭恭敬敬地站好。

他看见观众席那里有一个个子很高的穿着红白格子衬衫的男生,他牵着一位女生的手,那女生站在他边上显得格外娇小玲珑。他们十分缓慢地向舞台走过来,有点犹犹豫豫。

然而站在台上的邕圣祐也是不断搓揉着藏在背后的双手,浑身不自在。这是他第二次碰到有观众想要合影的情况,第一次尹智圣就站在他边上,基本上他自己就没说几句话,拿起照相机嚓嚓两下就好,全过程不到一分钟。他只是露出呆板的微笑,捧着照相机像个雕塑一般站在一边,剩下的事全靠尹智圣收尾。那是一对母女,邕圣祐先听见尹智圣夸那位妈妈年轻美丽,又瞧见尹智圣蹲下身子抱了抱小女孩,捏捏她吹弹可破的小脸蛋,问她喜不喜欢小海豹。在听到转身离开的小女孩发出清脆好听的笑声后,邕圣祐总算放松了一些。

他眯起眼睛打量这对情侣。从观众席到舞台的路并不长,最多100米的距离,他俩走了快一分半钟。女孩子涨红着脸,躲在男生的背后,但时不时打量一下柚柚;男孩则走在前面紧紧地牵住女孩,好像如果不注意她就会溜走一样,然而真快到舞台,男孩也害羞了,一只手放在头后,不好意思地冲邕圣祐憨笑。

这回邕圣祐看见男孩白净的脸庞,还有眼角的一颗小痣。女孩干脆完完全全躲在他背后,整个都看不见了。

“你好。请问你要和海豹柚柚合照么?”邕圣祐鼓起勇气先开了口,脚趾头不安分地乱动,僵硬的笑容挂在脸上,一副标准的海豹饲养员模样。

“嗯,是的,我家小不点很喜欢柚柚……”男孩也咧着嘴笑,头发被揉得有点乱糟糟的,像鸟窝,又像刚洗好澡的萨摩耶。

他可真白啊,邕圣祐想。他忍不住一再打量眼前的男生,方才从远处看好像很高,但是走近了似乎又只比自己高了一点点而已,打扮得也很帅气。邕圣祐有点好奇男生身后的女孩子会是什么模样。

“嗯,那请问是要两个人一起合照还是一个人合照呢?费用都是一样的哦,一万元。”邕圣祐强行打断已经发散开的思路,略带抱歉地说,希望他们不要在意他刚才开小差的事实。

“嗯……那个……可以帮我女朋友和柚柚拍一张照片吗?用我手机也可以……可以吗?”男生也是过了一些时间才吞吞吐吐地回答道,整张脸都变成水蜜桃似的粉红,下垂的双眼在此刻看上去异常无辜,邕圣祐甚至有种错觉,如果他不答应对方的请求,他可能会哭出来。

“那个不好意思……我们也只是职员,公司有公司的规定呢……”邕圣祐一脸勉强地皱起了眉,用温柔得不能再温柔的语气回绝,话说出口,心里还是有些堵。他不忍心看到男孩的反应,只好立刻扭过头去看水里的柚柚。

“求你了,就这一次,可以么……”男孩果然用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恳求,“就这一次,我实在没有钱了,一会儿就不能把我女朋友送去医院,今天还是我偷偷带她出来的……”

“医院?”邕圣祐听见男孩的话,又转过头来,只看见男孩把头垂下,紧握着拳头,似乎也不想让对方为难,但依旧坚持着。

“我女朋友她……”
“别说了,我们走吧,丹尼尔。”男孩话还没说完,就被身后的女生打断了。女生干脆从他背后走出来,邕圣祐看见她脸上带着口罩,不能看清她的面容,但她有一双明亮动人的眸子,很美。

“没关系的,你能带我来,这个礼物已经很让我开心了……”女孩双手握住男孩的,原本甜美的声线也开始颤抖。邕圣祐咬紧牙关,眉头紧皱,观察到男孩宽阔的肩膀竟也有轻微的抖动。

他看看泳池里的柚柚依然傻乎乎的笑容,再看了一眼转身离开的情侣,脑子里紧绷的弦突然断了。

“那个,我帮你们拍照吧。”

tbc

这篇文的起源是大概高一(?)的一个脑洞,蛮可爱的,貌似是妈妈老家的亲戚暑假来杭州玩。我牵着一个小妹妹的手去看海豹。又可能是高考完之后去香港海洋公园那会儿的脑洞。总之具体时间不记得啦。

想写的是一个孤独内向的海豹饲养员(是不是这么叫的),至于为啥是孤独内向,我不知。青春期嘛,胡思乱想的东西总得染上点悲情色彩!还有就是我觉得把照顾动物作为工作的人应该很善良吧,很敏感很小心翼翼吧!

后续的话,丹尼尔也会来海洋公园哦~

如果喜欢或者有什么想法,欢迎留言嘿。欢迎挑错句,我写文很容易错句病句的QAQ

ps 这篇在我的眼里估计会是杀马特非主流文吧,所以取的名字也蛮非的。基友小橘说想起了花火,我说我那会儿喜欢看饶雪漫的漫girl!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想起自己大概高一(?)的一个脑洞,蛮可爱的,貌似是妈妈老家的亲戚暑假来杭州玩。我牵着一个小妹妹的手去看海豹。又可能是高考完之后去香港海洋公园那会儿的脑洞。总之具体时间不记得啦。

想写的是一个孤独内向的海豹饲养员(是不是这么叫的),至于为啥是孤独内向,我不知。青春期嘛,胡思乱想的东西总得染上点悲情色彩!还有就是我觉得把照顾动物作为工作的人应该很善良吧,很敏感很小心翼翼吧!

那时候持续了一个月,特别特别想写这篇,可惜构思什么的完全没写下来,那会儿还不懂要及时记录脑洞,真的好可惜QAQ

哔哔了这么多,这个用于写原创的设定我看写丹邕也蛮不错的。

我犯了一种病,叫做一切美好的幻想我都想看我喜欢の那两个人在我脑海里上演。

盆友们怎么看?(没好意思打tag 坑品太差 怕被婊)

@入江橘子  @谢西九

还是低估了自己对丹邕の喜欢呀!刷个微博就又想更文的那种!还有黄焖鸡六金……I will be back!!~

摸了两天鱼疯狂玩帝国时代,睡前习惯性逛一圈lof居然发现粉丝破两百了!开心!!就来碎碎念一下!

首先感谢喜欢我这个文笔小学生,文品不咋的的杀马特博主。

为啥说是小学生文笔呢?因为和基友 @入江橘子 那一夜深夜搞笑回忆疼痛青春文学QQ日志,她和我都发现初中时候我简直是个诗人。(作品有《夷陵诗选》,《网易令文集》)现在我写文的水平,开脑洞的能力,完全比不上初中啊!(实不相瞒,有时候经常不懂这个词那个词的意思,自己写文的词汇也相当有限。惨)可惜初中那会儿还是忙着谈恋爱,没有太努力(一直都),不过也许正是因为这份恋情,唤醒了我内心深处一些对文字的熟悉感和敏感度吧!并且我为啥喜欢写虐文嘞,也是因为初恋的影响……first love never die。okay。ojbk!!!

为啥说文品不好呢?有句话,酒品即人品。不是非常准确,但我挺喜欢这句话的,包括类似风格的半吐槽半现实的话。那我的文品可以说是文圈毒瘤了!我,真的,完全,real,晕,喜欢虐文。是的,不管正主再甜互动再多,不管三七二十一,就连半现实向也喜欢往be写。不过最近萌上了六金,也许可以改变一下下!(对不起,别骂了。)还有就是,我本人非常懒惰,但是脑洞非常大,哎有时候也很烦恼,不写出来他们就一个劲在我脑海里自导自演,每天都搞事情,写出来吧又必须负责到底,不过我又那么懒,每次卡文都会想掀桌子,但是后来呢总是又默念冷静冷静,再次把它们抱在怀里。自己的孩子自己疼,不管他们是不是坏小孩。(作,而有自知之明)目前为止,已经开了还未填的101坑,8个……还没有开始写的,3个……令人发指!!!!!!欢迎朋友们想不出该写啥了来找我,我乐于分享脑洞!

为啥说杀马特呢?因为我很敏感(矫情),很容易因物生情,睹物思人,又很恋旧。同时又向往自由自在,想到啥就做啥,想说啥就说啥。所以我的lof不更文的时候是半荒废状态,时不时朋友们的首页也许会刷到画风清奇的吐槽,又有可能是一首绝世好歌,也有可能是一些作为半个写文的我的一点内心感受,或者说是心路历程。

一直以来喜欢的cp很多,磕的文圈算是比较优质的,也有幸能接触到几位真的很优秀的文手,托她们的福,我建立的关于写文的一些想法还是比较好的,当然只是在我看来啦。

前阵子也在上书法课,上了一个月,感触收获都颇丰。结合文章,其实也可以用到一些书法的理论。光文笔好,或者只是来秀文笔的,完全不在意情节逻辑,行文流畅与否,那可算不上是一篇好文。更别提文章的深度,思想,你透过这个故事想表达的是什么了。

关于这方面,我其实蛮愤青也挺简单的。抄袭什么的,零容忍,不管哪个圈。看到好文,我就推荐,就激情点赞评论。

说了一堆,希望以后可以保持初心,在还没有跑路之前,尽量把坑都填了。欢迎催更(?)

快乐追星,快乐写文。

嗳伱们、、、蟹蟹伱们℡可以看至刂↪这里……顶y1顶楼主←♥

-一个游戏产物!灵感from游戏帝国时代2!随意写的,只是试读,名字还木有取。
-大概就是一个这样的故事:邕是一名轻骑兵,要去侦查陌生的国土,遇到丹被丹收留。丹是搞科技开发(?)的学士。邕在丹所在的国家(名字还没想好)待了一个月后又回去了,最后十年之后,邕成为了骑士,丹却带着攻城武器来到了邕的国家。旧识成了敌人,兵临城下。
-这个游戏有个bug,玩过的盆友应该知道,就是各个国家可以穿越地理连在一起……并且时空也是错乱的。关于这个bug还没想好要怎么弄,并且名字也没想好。就把这个当一个试水吧~有喜欢的人的话我就继续写啦。



邕圣祐浑身上下被这片陌生土地上突如其来的雨水淋湿,他从挂在马鞍上有些空荡的牛皮袋子里掏出一副简陋的蓑衣匆匆披在自己身上,然而挡不住这愈发猛烈的暴雨。他咬牙切齿地想,独在异乡为异客,拥有这份与众不同的见面礼真是幸运。

最后邕圣祐长长地叹了口气,干脆翻身下了马,又牵着它往不远处的城墙那边缓慢走去,试着碰碰运气,也许守城的弟兄们能看他这幅风尘仆仆又没有攻击性的可怜模样放他进去,再不济他可以把身上仅剩的金币用来贿赂他们,只求在城里住上一晚。

几日在海上的颠簸旅途,外加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夜里必须保持警惕,还有他出行的干粮没有备够,吃不饱睡不好。出发那天的邕圣祐披着猩红色又印有国家图案的披风,身配一把铁匠铺最新打磨好的宝剑,潇洒地在亲人好友的目送下跨上马,头也不回地策马奔腾,去探索未知的疆域,俨然一位保家卫国的骑士,肩负责任义无反顾地出征。可是此刻的他面黄肌瘦,满脸倦容,能不能活过今晚恐怕也要看神的恩赐。

邕圣祐心里是苦涩的,低着头细心地跨过一个个小水坑,沉浸在回忆里不小心就一脚陷在湿漉漉的泥土里,弄湿了他的皮鞋。

邕圣祐脚上的皮鞋是临走前国王亲自赏赐给他的,然而他只记得那天他跪在国王的面前,在所有人的惊讶目光中毛遂自荐,说想成为侦查敌军地形的轻骑兵。邕圣祐久久地盯着地面,都快把那里看出了一个洞,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脸颊滴落在地上。他的余光可以瞥见别人正低声交头接耳,有甚者直接对他指指点点,邕圣祐大概听见他们说的不过是什么“不自量力”,“凶多吉少”,总之没有人看好他能完成任务。

这也完全在情理之中,且不论轻骑兵的地位绝对比不上骑兵,没有经过庄严的宣誓仪式得不到他人的尊重,也不会参与征伐获得应有的土地,更何况长途跋涉的旅程中没有人预测得到会发生什么,战争,瘟疫,运气好会光荣地死在敌人的长矛下,又也许会饿死在无人踏足的森林里,好几个月后才被别人发现。然而战乱时代没有人会注意到一个小小的轻骑兵的生死,最终也只是历史长河里平凡普通的一朵小小浪花,影响不了什么,也不能改变什么。

但是邕圣祐不那么觉得,他从小就不满待在城墙内,一辈子在这里生活,他在书籍中读到过波斯人的精锐战象,高丽人的龟船,维京人的战舰,无数次在梦里,他单枪匹马,跋山涉水,走遍了整个世界。

鬼知道我看这个mv怎么就落泪了。

最近在看春风十里不如你,想起自己小学和那时候暗恋的男生之间一段冤家路窄的日子……总感觉如果遇见的时候是大学,会不会结局不一样呢。摩拳擦掌准备啥时候写原创试试(没法代入同人文orz)。书法课快结束啦,接下去应该就是一波约约约,然后可以看书写文了!